“关门兔”: 马拉松赛道上的“龟速”跑者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9

  

  资料图。

  《龟兔赛跑》是大家童年时就耳熟能详的故事,善于奔跑的兔子输给乌龟,被看作是“反面教材”,告诫人们勿要自负。但是在马拉松比赛中,有这么一群“兔子”却甘为人后,他们就是“关门兔”。

  所谓“关门兔”就是在马拉松比赛中,在计时芯片停止计时前(也就是关门时间)完成比赛的配速员。任何马拉松参赛者只有在关门时间内完成比赛,才能取得个人成绩(PB)证书和完赛奖牌。他们是大众选手在规定时间内完赛的重要参照物,在马拉松比赛中不可或缺。

  近日,记者走近两位在达州巴人故里国际半程马拉松赛上担任“关门兔”的市民,倾听他们在马拉松赛道上以“慢速度”奔跑的故事。

  取与舍

  “要当‘关门兔’就得放弃刷新个人成绩”

  “加油,最后100米,马上就到终点了!”22日上午,达州巴人故里国际半程马拉松赛的“关门兔”夏先碧,向周围跟跑的10多名跑友做最后的加油鼓劲后,大家铆足劲,向位于塔沱公园的终点冲去。随着夏先碧等三位“关门兔”手牵手迈向终点,时间定格在了2:59:59,这宣告了他们此次比赛配速300(3小时完赛)的任务顺利完成。

  这是32岁的夏先碧第一次在马拉松比赛中当“兔子”,而这仅仅是她第二次正式参加马拉松比赛。谈及当“兔子”的缘由,夏先碧说,是想传递跑友之间互帮互助的精神。

  夏先碧是达川区马家邮政储蓄银行的一名前台。今年以来,她一直想利用跑步来锻炼身体和释放压力,但没有人同行和监督,总是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”,大多时候只是散步。一次在梨树坪公园偶遇“达州跑团”,她一下就被这着装统一、步伐整齐划一的队伍吸引,并随之加入。

  在跑团大家庭里,除了定时举办常规跑等活动,还有健身教练和专业跑者给予指导。跑友无私的帮助以及对跑步的热情,感染着夏先碧,让她找到了一种归属感,积极性更强了。比起短跑,更喜欢长跑的她被带入了马拉松的世界。

  今年10月,夏先碧在阆中完成了自己的半程马拉松首秀,成绩为两小时出头。她坦言,能成功完赛,少不了阆中赛场上“200兔(在2小时内完赛的配速员)”的帮助,如何调整呼吸、调整步伐、何时休息,对方都将经验悉心讲解,自己受益良多。

  得知家乡要举行“半马”,夏先碧觉得这是一个能传递跑友互助精神的机会,她毅然报了配速员,并担任了“关门兔”。

  一般来说,半程马拉松(21.0975km)关门时间为3小时,全程(42.195km)为6小时。以半程马拉松为例,在3小时内完赛,每公里平均配速是8分钟32秒,这个数字对于有经验的马拉松爱好者来说,实在太慢,这也意味着,一旦担任“关门兔”,就得放弃刷新个人成绩。

  夏先碧认为,一般跟着“关门兔”跑的,大多都是第一次甚至没有经过任何正规训练,就凭借满腔热情义无反顾走上赛道的“马拉松小白”,或是身体状况不佳的跑友,对于他们而言,这个配速已经算快。因此,作为“关门兔”,其首要责任就是把握好时间,不能给其他跑友增加压力,尽可能鼓励、带动他们完成比赛。

  这次“半马”期间,在距离终点仅1公里的金南大桥,夏先碧周围还聚集着10来位跑者,眼看终点就要抵达,她身旁有位160斤的胖小伙竟松懈下来。夏先碧一把将其扶住,带着跑了好一会儿,并鼓励“你现在慢下来,跑不进三小时,辛苦就白费了”。小伙才又斗志重燃,终于卡点抵达。

  “谢谢你,‘关门兔’,一路跟着你,我第一次参加比赛就在规定时间跑完,得到完赛奖牌。”小伙的感谢让夏先碧心里暖洋洋的,她觉得放弃刷新个人成绩来跑一次“慢速度”是值得的。未来,她仍想担任“关门兔”,把这种互助精神传递下去。

  赞与嘲:

  “我不是跑得慢还带着兔耳朵装饰的‘怪叔叔’”

  对于在马拉松赛道两旁看热闹的观众而言,如果你是一位身材曼妙、颜值颇高的女性,带着兔耳朵装饰、穿着色彩绚丽的服装、身后再绑上爱心气球,路人只会止不住地夸好看。但如果这样的打扮是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男性,还“龟速”落到了马拉松队伍的最末端,就很有可能遭到路人的嘲笑。

  对于38岁的新任“关门兔”吴光焕来说,这种嘲讽还真有点难以接受。“作为配速员,‘兔子’这样的打扮本是为了在人流中显眼,能更好地为参赛者提供参照。而跑得慢亦是按照3小时完赛精准配速,实在没展现出我的实力。”吴光焕说。

  吴光焕上任“关门兔”是补位而来,“因为实在喜欢马拉松,想着别人不去我就先去了吧,反正是跑步。”他对跑步的热情源自两年前,那时他还是一位170斤的“重量级”人物,为了健康,他开始跑步锻炼,并在朋友邀请下,挑战马拉松这一极限耐力运动。在队友们的监督和鼓励下,他成功减重15斤,也在跑步中找回自信,愈加热爱跑步。

  在参加此次达州巴人故里国际半程马拉松之前,吴光焕已经有两年“跑马”经验,先后去过阆中、乐山、重庆等地。虽说在好友中有个“慢筋风”的外号,但他也跑出过1小时49分的个人最好成绩。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他曾独自在无数个深夜默默进行长距离拉跑练习。

  但让吴光焕没想到的是,跑得快很难,慢下来也是一种考验。“这次关门时间是3小时,对比我的最好成绩,几乎得放慢一半的速度。保持配速的匀速也是作为‘兔子’的责任,不可能上1公里用4分钟,下1公里跑10分钟,慢也得讲究技巧。步子迈小,就得迈更多步数,整场跑下来,比正常跑多了近5000步。”

  “老大爷都能跑我前面呢!”身体承受着比快跑更甚的僵硬,承受赛道旁边不懂的路人的嘲讽,吴光焕一度很是心酸,“但当你带着没想过跑完全程的跑友冲线那一刻,会觉得什么都值了。”

  乐在其中,甘之如饴,所有的理由都抵不过一句热爱。吴光焕说,在路上的人,无论以何种方式,都会一直在赛道上奔跑……

  记者 戴静文

  来源:达州日报网

猜你喜欢